歡迎訪問中國膜工業協會官方網站!
 
熱門標簽:
江蘇富淼 天泰錦辰煤業
協會動態
Association Dynamic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廈門大學經濟學科《商道》編輯部 杜一用 / 時間:2019-10-23 14:30:29

  據道亦有道人物志微信公眾平臺2019年10月22日訊 她是中國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又是中國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她溫婉柔弱的樣子看著就是個賢妻良母,事實上,她還是一個女強人。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她和王濱白手起家創立的威士邦(廈門)環境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威士邦),近二十年來不斷立異創新,率先提出廢水分質分流治理理念,突破了傳統廢水處理工藝,在廢水處理行業立下了一系列標桿。
  而今,威士邦是環保部推薦的四家“重點推薦的膜法廢水回用企業”之一,是“國家鼓勵發展重大環保技術裝備依托單位”和“環保裝備專精特新企業”,曾入選綠色中國“水務工程最具創新企業”和“最具投資價值的水務公司”。
  創始人的天賦
  江素梅看起來并不像個女強人,溫婉柔弱的樣子,給外界的第一印象經常都是賢妻良母,辦公室寫字臺上常潤的墨池,更容易讓人聯想到她是一個深諳琴棋書畫,只會相夫教子的大家閨秀。
  事實上,她是威士邦的董事長,寫字畫畫只是業余愛好。接受采訪的當天,中秋剛過,客人進門的時候,她正在臨摹齊白石的一幅畫。看到客人進來,江素梅放下手中的毛筆,心情不錯。最近,因緣際會,她認識了幾位美術大師,并得到了他(她)們的指點,練筆習字的興趣更濃了。
  江素梅是廈門美術家協會的會員。九年前,因為請家教上門培訓兒子畫畫的機會,她第一次接觸國畫,2016年,因為一場從天而降的變故,為了讓自已能夠靜下心來,她嘗試動筆。沒曾想,她在國畫藝術上似乎天賦異稟,不僅很快找到了沉浸其中的樂趣,不少作品還被很多專業人士認可和收藏。
  更讓江素梅覺得意外的,她是個生意人,卻以畫會友,認識了不少新客戶和新朋友,也因為閑來無事喜歡畫上幾筆,很多客戶把她視為一個沒有太多心眼的儒商,愿意和她做生意。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這種感覺讓江素梅現在只要一閑下來,就會情不自禁拾起案頭上的毛筆。
  威士邦是一家膜技術應用公司,只是國內蕓蕓廢水處理企業大軍中的一員。國畫特長,加上威士邦董事長的身份,讓她的標簽顯得特別與眾不同:她是中國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又是中國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
  江素梅的威士邦本來就與眾不同。
  威士邦總部設在廈門翔安火炬高新區,公司門口懸掛著的四面招牌如同四個標簽,準確地呈現了這家企業的特點: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牽頭單位、國家印染廢水處理產業聯盟、國家重大環保技術裝備依托單位和威士邦環境智能技術應用研究中心。
  名如其狀,在通往江素梅辦公室一樓大堂陳列柜里的種種榮譽,證明了威士邦的這種與眾不同。威士邦于2009年被環保部推薦為四家“重點推薦的膜法廢水回用企業”之一,是“國家鼓勵發展重大環保技術裝備依托單位”和“環保裝備專精特新企業”,曾入選綠色中國“水務工程最具創新企業”。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如果說江素梅的國畫特質是天賦異稟,威士邦今天的成就則有獲益于創始人遺傳基因的成份。
  威士邦由江素梅和王濱創立,江素梅是公司的董事長,王濱是CTO(首席技術官)。江素梅是龍巖永定人,實際上她就是“大家”出身,她的祖父是當地有名的義商,從不缺吃少穿的生活條件和良好的家教,讓她從小既深明大義,也耳濡目染了一些為商之道。
  王濱是漳州人,家庭的貧困則讓他從小就表現出異于常人的經商才能。他13歲還在上學時就幫父母倒賣過水果,參加工作后開過三合板廠和廣告公司,進入水處理行業后,馬上表現出異于常人的膜技術應用天賦,而江素梅血液里流淌的商業基因也漸漸發揮了作用。
  在外人眼中,會管理的江素梅和懂營銷的王濱搭檔聯手創業是一對絕配,珠聯璧合。
  廢水資源化的實踐
  江素梅和王濱進入水處理行業帶有一定的偶然性。1997年,他們接管了廈門蓮花三村的一家桶裝水廠,由此切入這個行業。
  這家凈水廠與其說是一家工廠,其實只是一家小作坊,廠房是臨時搭蓋的,里面只有一臺凈水設備,是原來的老板從美國化整為零帶回國拼裝的,采用的是美國的反滲透膜技術。
  凈水設備接上自來水,經凈化過的水就算是桶裝水了,這就是這家凈水廠的技術現狀。因為這一技術在美國曾被用于太空領域,原來的老板給桶裝水起了一個很高大上的名字“太空水”,僅憑這臺設備,“太空水”一天的產量能有160多桶。
  這個時候的中國,改革開放剛進行不到20年,以環境和資源為代價的經濟增長方式并未受到多少詬病,在多數國人的概念中,環衛與環保并沒太大區別。因此,對于可以凈化水質的膜技術,是一門極少數人才搞得明白的高深學問。
  江素梅和王濱為凈水產業的新鮮技術所吸引,并認定凈水事業未來必定大有可為,于是承包了這家凈水廠。從此,江素梅和王濱比多數國人更早知道了什么是“膜”。
  接管“太空水”廠的運營實踐,江素梅嘗試了內部管理,王濱則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CTO之路,此后一直主導著公司與技術有關的課題設計。這種最初分工模式成為日后創立的威士邦公司的原始管理體系。
  在接管“太空水”廠中實現人生翻轉,江素梅和王濱由此找到了新的座標,他們愛上了這個市場邊際和發展前景都具有無限想象空間的水處理行業,并有了磨拳擦掌大干一場的沖動。
  王濱首先把目光瞄準工業純水。2001年,威士邦成立,專門為桶裝水廠提供凈化技術。
  威士邦的前期實踐表明,水處理技術在當時的工業純水領域確實存在著一定的市場空間,威士邦輸出的“活性碳+反滲透膜技術”設備在當時國內的工業純水領域處于領先地位,因此很容易受到桶裝水廠的歡迎。
  不過,福建的桶裝水廠就那么幾家,放到全國,這個市場容量也是極其有限,威士邦遇到了發展瓶頸。但他們看到了另一方市場,相對于工業純水,工業廢水有更大的應用空間。
  看清楚了行業未來,威士邦的主營旋即轉向了工業廢水處理。
  時間推進到2005年,威士邦由工業純水轉向工業廢水已經小有時日,卻遲遲打不開局面。彼時的國內廢水處理領域已是強手如林,但它們多數采用物理沉淀法和吸附法,技術雖不先進,仍是市場主流。威士邦要把膜技術應用在廢水處理上,屬于探索階段,因此,商業化道路舉步維艱。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僵局的打開同樣源自于市場調查得出的結論。他們留意到,國內多數工業廢水處理其實都集中在生產的后端,這種模式下不僅處理成本居高難下,而且浪費了不少可以回收利用的原材料,特別是與重金屬有關的企業,比如電鍍廠,廢水中含有不少銅和鎳,通過后端處理都白白浪費掉了,而且排放不容易達標。
  “那么,是不是可以把工業廢水處理由末端治理改到前端生產制程中進行資源回收,在處理廢水的同時,既實現達標排放,又可以回收廢水中的原材料?”王濱突發奇想。
  膜技術在工業廢水處理中這么應用,沒有過先例,從理論到實踐,還必需跨越兩大障礙:威士邦所設計的改進模式是不是可行?有哪家企業愿意當小白鼠做試驗?
  威士邦的改進模式在實驗室證明是實際可行的,怎么推廣到工廠里,則是另一道難題。并不是隨便哪家工廠都愿意接受改造,其中涉及到生產流程的再造,如果改造不成功,從停產接受改造,到改造不成恢復原狀,都意味著重大經濟損失。
  威士邦最后以極其優惠的條件說服了漳州華宇。漳州華宇是一家知名的衛浴潔具生產廠家,威士邦白紙黑字與華宇簽下軍令狀:先不收費,并且費用打折,如果改造不成功賠償全部損失。這相當于,威士邦完全兜底,華宇零風險,如果改造成功,華宇從中受益。
  因為經濟風險巨大,著手改造華宇的第一條生產線時,王濱不敢怠慢,他親自上陣,親自督促設備的改進與安裝,進入調試階段后,公司又派兩個人日夜守在生產線旁,及時匯報改造數據,跟蹤改造效果。
  第一條生產線的改造效果超出了華宇的預期,新廢水處理方案不僅實現了重金屬的回收利用,通過廢水處理環節的前置改造,處理成本還只是需要原來后端處理時的1/4,經濟效益非常明顯。在第一條生產線磨合上軌后,華宇隨之改造了四條生產線。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王濱(中)陪同時任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吳曉青(左)參觀威士邦電鍍廢水膜法循環回用系統


  在華宇改造項目中,威士邦不僅分文未賺,反而貼進去十多萬。但正是威士邦這種自我犧牲勇氣,走出了一條不一樣的廢水資源化處理之路。2005年,國家環保部在廈門召開全國循環經濟大會,繼華宇之后,威士邦改造的廈門路達工業廢水項目被選為范本,向全國做了推廣。
  2005年的廈門“路達模式”加上全國環保系統背書的“威士邦電鍍廢水循環回用模式”此后迎來了一波里程碑式的發展高潮,不只省內的電鍍廠,省外有涉及重金屬工業廢水處理的企業紛紛找上了門。而后,盡管競爭對手一擁而上,威士邦在電鍍廠領域的處理技術和市場份額一直保持著一路領先。
  印染行業的突破
  表面上,威士邦工業廢水資源化處理模式只是改進了處理流程,實際上,通過設計課題與清華大學、廈門大學等高校深度合作,形成產學研聯動,威士邦在技術上也實現了重大突破。
  在路達項目的改造中,威士邦自主研發并定義為“HAPRO”的高抗污染膜系統是獲得成功的技術關鍵。膜的概念相當于一張過濾網,用久了或者顆粒大了,就會堵住網眼,從而影響了處理效果,并因為要頻繁更換膜材料而增加了處理成本。
  威士邦“HAPRO”的技術優勢是“別人會堵,我比較不會堵。”依托“HAPRO”膜技術,威士邦的工業廢水資源化處理模式不僅實現了廢物循環利用和降低成本,也提高了膜材料的使用效率,延長了膜材料的使用壽命。
  目前,威士邦擁有各種專利200多項,其中超過6成屬于發明專利。由“HAPRO”延伸出來的威士邦廢水處理方案具備了不一樣的競爭力。
  在電鍍廠斬獲成功后,威士邦又瞄準了工業廢水排放量更大的印染行業。就商業價值而言,“廢水處理量越大,利潤空間也越大”。
  切入印染行業同樣是一個一波三折的過程。
  威士邦挺進印染行業從晉江的一家造紙廠開始,但試驗階段恰逢這家造紙籌劃上市,基本上可行的方案到決斷推進時,因為資金難以到位又胎死腹中。最后,他們在江蘇吳江的盛虹集團找到了突破口。
  盛虹集團是一家傳統紡織企業,產業鏈很完整,旗下有十幾家印染廠,是亞洲最大的印染企業,每家印染廠的廢水日排放量都在萬噸以上。對彼時正處于高速發展中的盛虹集團來說,企業要擴大再生產,首先必須解決廢水排放問題,如果無法實現中水回用,以盛虹集團現有的廢水排放規模,已經觸及排放指標上限,根本就不可能擴大再生產。
  因此,盛虹集團要擴大再生產,只有華山一條路:解決中水回用,從而減少排放量,騰出指標。
  盛虹找了很多廢水處理企業,結果都不盡如人意。威士邦正愁找不到商業化的范本,所能提供的解決方案和盛虹的需求一拍即合。
  威士邦與盛虹集團的合作從一個印染廠開始,后面連續簽了八個合同。威士邦在盛虹集團的實踐,不僅幫助盛虹實現了中水回用提高經濟效益,更大的意義還在于,解決了盛虹集團擴大再生產所需要的排放指標難題。
  就印染行業而言,這是一次技術突破,它首次實現了萬噸級印染廢水MBR膜的工業化應用,開創了印染廢水膜法的新紀元。
  盛虹集團的廢水處理方案讓威士邦再度聲名鵲起。時任江蘇省環保廳副廳長趙挺參觀過盛虹集團的廢水處理模式后,把它列為節能減排示范項目向全省作了推廣,時任國家領導人還上門到威士邦公司參觀了中水回用產品。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王濱(左)陪同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中)參觀威士邦廢水膜法循環回用系統


  江素梅和王濱再度收獲了成功的喜獲。就是在這一年,威士邦被環保部列為四家“重點推薦的膜法廢水回用企業”之一;并于2010年入選了綠色中國“水務工程最具創新企業”;2011年和2012年又分別被授予“國家鼓勵發展重大環保技術裝備依托單位”和“環保裝備專精特新企業”。
  2014年,威士邦被委予重任,牽頭承擔國家重大科技專項課題,并發起組建了國家“紡織印染行業廢水處理技術創新戰略聯盟”;2015年,威士邦獲評“環保行業最具投資價值中國品牌”。
  威士邦的發展伴隨著一路的技術和模式創新。
  2015年,威士邦又開始關注分散式農村污水處理市場。這是針對我國目前農村生活污水管網投入太少、集中處理成本太高的特點而研發的膜技術應用,與城市污水處理廠集中收集、集中處理模式相比,威士邦分散式農村污水處理設備顯得“非常小巧”,非常適合需要分片處理的農村。
  在此技術基礎上,2016年,威士邦創新“呂塘模式”,以革新理念提供了農村污水處理的另一種解決方案。“呂塘模式”落地在廈門翔安呂塘,它跨界光伏產業,在遮蓋污水處理設備的頂蓬引入太陽能板,太陽能發電并入電網,并網發電除了創造經濟效益,還可以申請到財政補貼。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針對農村分散式污水處理威士邦創新的“呂塘模式”提供了一種成功的解決方案


  “呂塘模式”有效解決了農村污水處理的資金難題,不過,很遺憾,近些年來,光伏產業財政補貼被叫停,但威士邦創造的“呂塘模式”至今仍不失為一種借鑒。
  近年來,生態環境保護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針對垃圾填埋廠的環保升級需要,威士邦又創新了垃圾滲漏液處理模式。它改變過去政府一次性購買設備的方式,改由BOO或BOT合作模式,或政府分期付款,或一次性出讓一定期限的經營權。這種模式有效緩解了財政壓力,也調動社會力量參與公共事務的積極性,為政府推進社會公共事務改革提供了一種范本。
  今年來,強制垃圾分類在全國45個試點城市推行。這是一個藍海市場,威士邦又在琢磨,如何把膜技術應用在垃圾分類中的廚余和餐廚垃圾領域。
  威士邦的人性化管理
  江素梅與王濱的分工從來天衣無縫。王濱對技術的把握經常自辟蹊徑,江素梅卻具備了一位企業管理者處亂不驚的帥才素質。王濱思維活躍,骨子里素不安份,工于技術,也擅長南征北戰,特別適合課題設計和業務拓展,江素梅則柔外慧中,巾幗不讓須眉,在內部管理上正好可以發揮特長。
  確實如此,在威士邦的成長中,江素梅不斷揚已所長,把性格特點巧妙地融入了企業管理中。
  威士邦的企業文化,“人性化”管理是關鍵。“老干媽”陶華碧“把員工當家人看”的管理模式,造就了辣椒醬的世界第一。江素梅沒有專門研究過“老干媽”的管理模式,她只是順從自己的稟性,憑著對上一代人經商邏輯的耳濡目染和自己對人際關系的理解,也把員工當成自己的家人看待。員工結婚為聘禮發愁,她幫忙籌集;員工子女找不到上學的學校,她出面幫忙周旋;員工購房買車湊不齊款項,她自掏腰包協助解決。


“膜工業界最會畫畫的,畫家里最懂膜技術的”江素梅

在威士邦公司內江素梅正在主持會議


  就是這種由愛聚合而成的柔性管理模式,形成了威士邦團隊強大的凝聚力。企業發展難免有挫折,在關系企業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這種凝聚力就變成了一種無往不勝的強大戰斗力。
  2016年,在環保監管日趨嚴厲的新常態下,不斷探索企業創新之路的威士邦遭遇了創業以來的最大挫敗,處亂不驚的基本素質讓江素梅安然渡過了這場劫難。她不自亂陣腳,分清先來后到輕重緩急,隨著逐漸回到正常軌道,公司慢慢走出了陰影。
  如今回望,這一重挫更像是威士邦發展進程中所遇到的一個坎。陰霾散去,塵歸塵,土歸土,不僅進一步凝聚了團隊的戰斗力,也進一步激發了江素梅和王濱的潛能,讓企業的發展路徑和管理模式變得更加清晰。
  有道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已然走出重挫陰影的威士邦愈戰愈勇。今年,威士邦與合作了數年之久的老客戶山東九鑫集團合資創立公司。按照合作框架,雙方將聯手把威士邦的技術優勢在北方市場轉化為生產力,掛帥山東分公司的,是留美歸來的兒子王云凱。
  威士邦根據當下形勢與時俱進,還與央企、國企及上市企業等結成戰略合作伙伴,依托合作伙伴的資源和威士邦環境自身的優勢,共同開發環境產業市場。
  對威士邦來說,這是一次產業升級,也是走出去的真正開始。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