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膜工業協會官方網站!
 
熱門標簽:
手性分離 涂覆
協會動態
Association Dynamic
總書記視察黃河感人場景令威海水務干部群眾為之動容
《科技日報》記者 張佳星 / 時間:2019-10-08 08:37:39

總書記視察黃河感人場景令威海水務干部群眾為之動容

9月17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在鄭州黃河國家地質公園,眺望黃河鄭州段。(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據科技日報微信公眾平臺2019年10月7日訊 善治國者必重治水。9月17日,在河南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位于鄭州的黃河國家地質公園。他憑欄而立,遠眺滔滔河水奔騰東去。
  這一幕令全中國人民溫暖而動容。
  總書記凝望的這片“秋水”,經過大半個月的奔騰將會從黃河入海口匯入大海,但在此之前,經膠東地區的引黃調水工程,它還將支援煙臺、威海、青島等6個缺水城市的用水。
  “威海三面環海,卻是一個嚴重缺水的地區。”9月下旬,水利部開展“節水中國行·落實國家節水行動”主題采訪活動,山東省威海市水務局局長董曉陽介紹,威海沒有跨境流域的河流,內無大江大河,水資源主要來源于大氣降水,是典型的“靠天喝水”,人均占有水資源量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1/4。
  “按照總書記‘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要求,我們強化節水監管、推動科技創新、提升節水意識。大大降低萬元GDP的耗水量,不與民爭水,讓淡水真正為民所用。”董曉陽說。
  “靠天喝水”怎么行?
  要向大海要淡水
  守著大海,卻堪比沙漠邊緣。
  2000年威海遭遇的百年干旱讓姜偉國記憶猶新,作為華能威海發電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他對嚴重威脅安全生產的因素頗感“被人牽著鼻子走”。
  “供水緊張,將影響供電,這是關系全廠生產安危的大事。”姜偉國說,為了不坐以待斃,也為了不守著大海“挨渴”,當時的領導班子決定主動出擊,向大海要淡水。
  企業自籌資金1980萬元,建設了當時國內最大、日產淡化水2500噸的反滲透海水淡化工程,所產淡水全部用于鍋爐補充水,極大緩解了威海市用水緊張。姜偉國說,“這對于企業是很大的成本投入,但是為了不與民爭水,我們鐵了心投入。”


總書記視察黃河感人場景令威海水務干部群眾為之動容

海水淡化裝置


  這是一項有些不同的科技創新投入,普通的科技創新要么提高生產效率、要么增強產品科技感,最終會以成本的縮減或者利潤的增加不足創新投入,但節水的投入卻始終在增加企業成本。
  “海水淡化最開始每噸10元,當時的自來水購買價格約3元每噸。使用海水冷卻的生產流程中,還要對凝汽器,蒸發器,換熱器等接觸海水的管材進行升級,替換為更貴的鈦管,耐海水腐蝕。”姜偉國說,這不是一筆可以以受益衡量的“買賣”,“不與民爭水”是企業必須履行的社會責任。
  “現在我們的海水淡化水每噸成本大約7元,還是比自來水貴一些,但是基本相當了。”姜偉國說,最重要的是生產規模不會受制于缺水,廠內所產的淡水除了直供4臺機組鍋爐發電用水之外,剩余的還可以供應廠區生活、消防用水。
  如果將多年來的企業產出與消耗進行統計對比,這座沿海建造的電廠將呈現出讓內陸電廠不可思議的圖景——電廠裝機容量翻翻,淡水用量反而大幅下降。
  “降幅87.05%。”姜偉國說。也就是說從前消耗的淡水已經被海水替代掉接近九成。
  任污水流走怎么行?
  要把每一滴水吃干榨凈
  濱海的企業打了海水的主意,另一位用水大戶卻動起了污水的心思。
  年用水上千萬噸,肩負供暖使命的威海熱電集團是名副其實的用水大戶。對于供熱來說,在夏末秋初就要考慮冬天的事,第一步就是擁有足夠的水源儲備。其它城市的供熱企業會與自來水企業協同合作,進行準備。在這里,情景卻也完全不同。
  “我們與污水處理廠合作,不侵占城市管網干凈的自來水。”威海熱電集團相關負責人郭永泉說,2016年,根據威海市政府第21號專題會議精神,集團公司決定建設中水深度處理利用項目。
  “項目上馬大半年就投產了。中間隔著一個春節也是在廠里過的,2017年5月投產,當年開始,威海市區近一半供暖管網里流淌的是經過污水處理的水。”郭永泉介紹,“我們的再生水是深度處理的,經過前期預處理、超濾系統、反滲透系統等多個步驟,各方面指標優于市政自來水,成本也更低了。”


總書記視察黃河感人場景令威海水務干部群眾為之動容

水質指標對比表


  留住污水,把它吃干榨凈,這讓威海熱電嘗到了甜頭——用水成本降低、不與民爭水的同時,由于再生水鈣鎂離子大幅減少,供暖管網將更加不宜淤堵并擁有更長的壽命。
  未來,威海市計劃其供熱管網中將全部使用再生水。威海熱電集團將投資2.3億元建設年深度加工處理中水2400萬噸、年產工業水1400萬噸的項目。
  臨淵而沛怎么行?
  要智慧管理、科學調度
  通過技術升級、科技創新,缺水的威海使得用水大戶實現了100%的計劃用水。
  “我們向大海、向回收利用要水,這是一種變相的開源,還有一種開源是增蓄。”董曉陽說,過去攔蓄能力不足,每年約70%的降雨都直接排入了海里,增蓄的目標是盡可能留出更多的淡水。
  威海市先后投入40多億元,重點建設雨洪資源利用工程,完成水庫增容、擋潮閘等工程,未來可恢復和新增興利庫容4.5億立方米,攔蓄利用率將從16%提高到30%。
  “開源的同時也要節流。”董曉陽說,最合理的節流必須依靠智慧管理、科學調度。為此,威海市水務局積極構建水資源統一調配、覆蓋城鄉的“全域水網”,投資3.4億元將7座供水水庫串聯貫通,建立起了多水源、多水廠聯合調度的調水供水體系。“不同縣市的水網相互貫通、互為備用。水源充沛一點的地區可以對缺水局部做到快速、有效補充。”用水綜合管控智慧化。
  信息化建設讓科學調度看得見、跑得快。“我們整合了用水大戶的用水監控系統、水執法部門的遠程監控系統、水文部門的雨水墑情采集系統、海水入侵監測系統等10余個涉水信息管理系統,打造全市‘一網通’的智慧水務管理平臺,實現蓄水、供水、節水、排水及河湖管理等信息互聯共享。”董曉陽說。
  今年又是威海極度缺水的一年,別的地方盼著臺風“利奇馬”千萬別來,而干旱中的威海卻心情矛盾,希望它能“不發威地”能帶來更多降水。今年的降水量相比往年較低,引黃調水工程給了威海很大的幫助,未來水務部門還有一個硬仗要打。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